【美麗日報2019年12月02日訊】11月28日,英國《泰晤士報》亞洲版編輯帕瑞(Richard Lloyd Parry)在該報刊發的一篇評論吸引了不少香港青年人,其中的觀點令不少人認同。文章的標題是「香港:你有時不得不爲了自由而戰」,副標題是「我們西方人沒有權力譴責面對暴政的港人的暴力」,這個標題直接談論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暴力,而且是爲港人辯護,的確非常少見。

難怪有香港網友稱之爲「如此爆炸」的標題。這位網友說,「用如此爆炸的標題『暴走』式瘋了一樣來評論香港的示威」,「「內容簡直就是英文版的『和勇合一』,『不割蓆、不篤灰、不指責』,加上『不完美,可接受』的超級專業版國際文宣」。

譯者雖然「熱愛和平,討厭政治」但還是忍不住以「英文翻譯學術交流」的名義,傳播了帕瑞的這篇「宣揚暴力」和「美化暴徒行為」的文章。

 
帕瑞在文章開始說,「我們喜歡我們的道德英雄既可愛又勇敢。在開始的幾個月,香港的民主抗議者的確符合這些要求。……100萬個大衛對抗著中(共)國的哥利亞, 全世界都在歡呼,直到過去的幾週,所有的事都變髒了。」

帕瑞對中共當局形容抗議者是「暴徒」(thugs)一點不感意外。但他很驚訝某些西方傳媒,特別是那些澳洲報紙用「賊匪」(bandits)和「蒙面恐怖份子」(masked terrorists)形容詞抗議民衆。

帕瑞在文章中說:「毫無疑問,毆打那些與你意見不同、或者因講內地人語言而引起懷疑的人無論如何都是不對的。 但是與制度性的、全方位的暴力相比就不算什麼了。 」 

「儘管尚存有限的自治,但(香港)是中國的一部分,(中國)是一黨獨裁(的國家),而且,這個獨裁政府有著謀殺般打壓不順從(政府)的人民的歷史。」帕瑞的文章說。

帕瑞還說:「對所有可看到的文明來說,香港不是倫敦、紐約或者東京。在香港理工大學投擲燃燒彈的抗議人士不能與反戰、氣候變遷抗議者或任何西方街頭抗議的人士相比較。 在那些地方人們沒有任何理由訴諸暴力。不論他們的訴求是否能夠得到滿足,他們有印刷、電視或者網絡和投票站等許多的方式表達他們的不滿,但是在香港,雖然與中國大陸不同,人民可以自由表達自己,但沒有辦法選擇代表多數民意的領導。」

「我們所有『思想正確』的人都以能夠『指責暴力』爲榮。但(我們)中只有極少數是真正的和平主義者。在極端的情況下,在我們或我們的親友身心面被直接威脅時,我們許多人都會舉起拳頭或更厲害的東西。如果是對抗一個像納粹德國那樣的威脅,或者戰爭期間,多數人會認同(這種暴力行爲)。」帕瑞說。

對於善良的人們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,用石塊還擊,這是草民的自然反應。帕瑞說,「在警察和政府以壓迫和不民主的方式(對待我們的時候),我們許多人也會在我們對他們的習慣性尊重上做出妥協。設想一個虛幻中的英國,沒有真正選舉出來的領袖,其中的一黨政府在侵佔本已有限的自由。面對這樣的現實,扔磚頭已經是最輕的了。」

「我們很幸運我們永遠不必面對這種壓迫。我們亦不應該草率地給那些在香港面對這種壓迫的人下結論。 更不應該指責他們是暴徒。而且,我們應該支持他們的抗爭,欣賞他們的勇氣,向他們持續的、非凡的克制致敬。」帕瑞最後說。

責任編輯:松林